65年前奥运会上彰显[中华武术]
作者:王君    转贴自:中国[少摩拳]研究会    点击数:247

65年前奥运会上彰显中华武术

中国运动员已在奥运会上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佳绩。如今中国北京又赢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回首往昔,奥运会留给旧中国的只是一个个辛酸的回忆;但偶尔也闪出一道亮丽的光彩。在1936年的奥运会上,虽然中国运动员与奖牌无缘,然而作为表演项目的中华武术,却使外国人大开眼界。《纵横》刊载寇耀先的文章,披述其父寇运兴当年在奥运会上彰显中华武术的事迹。

先父从上海回到开封后,练功的劲头更大,要求更加严格。他每天穿着练功衣,用大板带束紧腰,苦练刀、马、石硬功。先双手搬起280斤的志石,以骑马蹲裆的姿势,把志石放在两条大腿上;石上再放置128.5斤的大关刀,然后双手再开三把120斤的硬弓。由于活动量大,体力消耗大,先父每餐能吃2斤熟牛肉、2斤烙馍。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苦练硬功,先父体质更壮,臂力倍增,耍起春秋大刀,舞动梅花枪,更加出神入化。

1936年8月1日,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中国除派代表参加足球、篮球、田径、游泳等比赛项目外,还派了一个由九人组成的国术队到会表演。国术队由南京国术馆通过比武选拔,成员有张文广、金石生、温敬铭、林绍周、刘玉华(女)和先父等。他们的合影照片,至今还在我家珍藏。

在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中国参加比赛项目的各队成绩不佳,但国术队的表演却受到异乎寻常的欢迎。队员们表演的器械和拳术娴熟敏捷、刚健优美、腾翻跳跃、虎虎生风,使外国人大开眼界。在整个柏林亦引起轰动,德国人都以能目睹中国国术队的表演为幸事。

谁知名高遭人忌,国弱被人欺。西欧国家一些参加奥运会的拳击手,对来自“东亚病夫”之国的中华武术队如此受人青睐,很不服气。

芬兰的一个拳击手给中国国术队下战书,指名要与先父一比高低。那位芬兰人比先父高一头、乍一膀,相貌很是凶恶。队员们担心先父斗不过他,便耐心向对方解释说:我们来表演是为了增进友谊,不参加拳击比赛,不与谁争高下。哪知对方非但不听,反而狂妄地提出:如果不敢与他交手,中国国术队就得贴出海报,公开表示认输。这一无理要求激怒了中国国术队,更激怒了先父。他说:“我个人胜负事小,为祖国争气事大。

我坚决和他比试,也有决心击败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经大会裁判处签订协议,二人当众比武。比赛一开始,先父运足内功,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将对手击倒在地。裁判宣布中方获胜。但到次日,大会裁判处却通知说:芬兰选手提出先父不按拳击规则比赛,输赢不能算数。中国选手要求按他们认可的规则再行比赛,但对方却怕再次丢人现眼,不敢登场应战。

孰知两天后,一名英国拳师又向中国国术队挑战,并且扬言,只用三拳就能把寇运兴打倒在地。为了维护中国人的尊严,先父毫不退缩,毅然应战。这个英国人个头更高,一身横肉,看来是个“大力士”。先父暗中琢磨,若和他硬拼恐难以取胜,必须以巧、智取之。战幕一拉开,对方连珠炮般地发动攻势。先父发挥中华武术闪、展、腾、挪的特点,避其锐气,伺机下手。斗了十几个回合之后,英国拳师已经有些气喘吁吁,锐锋渐减;先父仍然步伐灵活,沉着应战。当周旋到20多个回合时,先父故意卖了个破绽;对方求胜心切,以一个右勾拳猛力向先父打来。此时,先父不慌不忙,左臂沉撩,格开对方右拳,迅速以右手剑指使出“仙人指路”的着数,点中对方的乳突穴。只听“啊哈”一声,英国拳师像堵山墙一样跌倒在地,呻吟不止。保健医生跑来抢救,查看全身并无伤痕,就是坐立不起。这时先父走上前去,用剑指照其太冲穴上轻轻一点,英国拳师便如梦初醒,坐了起来。他略一定神,立即起身溜下台去,惹得观众一阵哄笑。在场的华侨和中国留学生皆扬眉吐气,长时间鼓掌、欢呼。

此后,中国国术队还应邀到法兰克福、汉堡等城市表演,场场受到热烈的欢迎。 
 
 
 
65年前奥运会上彰显中华武术
蠡县著名武术家温敬铭 
 
 
蠡县是著名的武术之乡(1985年12月16日,被河北省体委正式命名为“武术之乡”),人民群众崇文尚武之风盛行,武术人才辈出,蠡县县城西北街的温敬铭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 

  温敬铭(1905--1985年),字勉之,著名武术家,原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中国武术协会科研委员会主任,武汉体育学院教授。

  温敬铭家世代务农,家境贫寒,他5岁时在邻里家学习武术。当时,地处冀中的蠡县人民崇尚武术蔚然成风。因为清末的义和团曾在这一带活动,老一辈的武术名家活跃在各乡村,民初时的蠡县,武术已是很流行。此时,正值温敬铭的幼年时期,他爱好武术,勤学苦练,不畏艰难,为以后学习武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读小学期间,他又拜博野县罗成立为师,罗成立号熙绩,精于大枪、绵拳,人称“大枪罗熙绩”。他系统地学习了绵拳、大枪、铐手翻子、剑术等,技艺日精,20岁左右在当地已小有名气。

  1929年,温敬铭到北平投奔时为河北省主席兼北平督察总监的楚溪春,在楚的部队教武术。1933年8月,报考南京中央国术馆,以优异成绩被破格录取为一级教习员,他在此广学博览,各种拳术兼收并蓄,技艺日趋成熟,达到融会贯通。

  1936年1月,为扩大中国武术在海外的影响力,温敬铭作为中央国术馆南洋旅行团成员,到香港、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表演武术30余场,其精湛的技艺使观众拍手叫绝。同年,他还参加了德国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他表演的绵拳、枪术、擒拿、空手夺枪等中国武术,深受观众欢迎,谢场达10余次。中国武术首次出现在世界范围内的体育大舞台,展现了英姿,扩大了影响,增强了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

  “七七事变”后,温敬铭的爱国热情高涨,他希望能将武术用于抗日前线中,1938年1月,他到河南潢州“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军团”教武术,6月后到国术体专任国术部主任。1943年3月,任教育部国术教材编审委员会编辑,后来又任国术体专副教授等职。

  建国后,他积极从事武术教学和训练,多次参加全同体育院系武术教材的编写,培养了大批人才。1978年,任湖北教育学院教授,他提出“武术的对抗性项目要研究、要实验、要发展”,并身体力行主持制订和修改规则,总结经验,传授技术,多次编写全国体育院系武术教材。

  他认为要适应我国武术发展的需要,培养武术高级人才,就必须培养大批具有硕士学位的武术研究生。他多方奔走,陈述自己的观点,写信给学位委员会,找主管学位审批工作的负责同志长谈,1984年终于批准了武术硕士学位授权单位。继1978年73岁的温敬铭招收武术研究生,1984年他再次招收了研究生。

  直到逝世前几天,他还不顾个人安危和医生的劝阻,在病床上给学生上课,1985年逝世后,他被湖北省委批准为中共正式党员。温敬铭一生从事武术事业,为中国武术的教学和训练做了大量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资料。他曾参加《武术竞赛规则》和《裁判法》的起草,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撰写条目,著有《短兵术》、《中国式摔跤》、《太极拳的研究》、《长拳类动作技术规格》和巨著《散手》等10余部著作,并主编了《体育辞典》、《铐手翻子》等书籍,为中国武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奥运会1936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由张文广、温敬铭、郑怀贤、金石生、张尔鼎、寇运兴、翟涟源、傅淑云、刘玉华等人组成的中国武术表演团,在德国的汉堡、法兰克福、柏林等城市做了精彩的武术表演。中国武术以他特有的魅力,征服了西方观众。  
  
 
国术表演队:张文广、温敬铭、郑怀贤、金石生、张尔鼎、寇运兴、翟涟源(女)、傅淑云(女)、刘玉华(女)。
政府仅给每个运动员配发一件西装上衣,下衣和鞋子自备。
少摩拳弟子;王君;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