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忍术起源与现状
作者:王君    转贴自:互联网    点击数:3985

关于忍者。忍术的发源
忍术的理论基础是由中国传来日本的孙子兵法而来,之後再加上修练道, 以及在山中的伏击技巧发展而成。在平安时代时,由於武士阶级兴起,在山 中伏击的兵法就由武士去发展。在源平时代,学会在山中伏击的源义经成功的使用了山中伏击的技巧,完成了攻击面战法的理论。在南北朝时代,楠木正成发展出防御面的兵法,在此同时,忍术跟武术才分开成不同的系统
  忍术的流派
  在战国时代,忍术开始有长足的进步,因为这个时代非常需要忍术,武术和兵法。


  但是和兵法,武术不同的是,忍术有他的独特性。忍术发达的地区有以下几处 忍术的流派也就是用以下的地名当作流派的名称:
  武藏,甲斐,越後,信浓,等四州
  伊贺,甲贺,纪伊,等叁州
  其中後叁州的忍术在日本是最为发达的。
  忍术教科书万川集海
  原本在大和民族东征之前,伊贺跟甲贺两地是不分的,这里都被称作IGA。
  後来因为在室町与战国时代,这两百年间地名分开,所以流派也慢慢分开啦。
  不过虽然流派分开,可是忍者修练的经典却是同一本书,这本书我们叫做 万川集海。这本书有着教导忍者如何施行忍术的一切理论基础与技能。 (站长注:战国美少女~斩断云空,还有忍者乱太郎中提到的忍者教科书就是这本啦。)
  为何伊贺与甲贺的忍术如此发达呢?
  伊贺与甲贺离京都跟名古屋算是很近,而且位在重山险阻围绕的封闭小盆地里,
  自成一个小天地。可是在战略上的位置却是十分的重要。因为靠近日本的中央 近畿地带,所以受到京都的文化影响蛮深的。神社,寺院,庄园都很多。在後来 庄园制度崩坏的时候,土豪们就一个个崛起。在战国时代,这麽小的土地居然有60个土豪,但是因为土地都很小,所以大家都想夺取对方的土地,於是每家人家大概都会养个30-40个兵,以便对付敌国(这非常类似台湾当年开垦土地时代,
  闽南人各村庄之间的为土地而械斗的情形,也有些类似闽客互斗)。这里的竞争 是超乎外人想像的激烈,土豪们互相结盟,互相探查敌情,也互相屠戮,被打击的土豪一但垮了,就很难再爬起,也难怪这种有山地,征战又激烈的地方,会成为忍术发展的大本营。时间久了,各土豪之间就慢慢发展出一种平衡,然後忍术也 开始冠於全国。忍术的理论由来
  忍者的出身多半来自农民,而不是出身高贵的武士。
  忍术的山中伏击技巧、来自住在大和、吉野、鞍马、根来、伊贺的山地战经验。
  京都则是忍术中使用的法术(阴阳道)发祥地、因为不远处有比??、高野等佛教密宗的本山。
  忍术的武芸面来自柳生流剑派、宝藏院流枪术。
  中国,韩国的移民与忍者
  因为大和朝廷非常欢迎外地拥有技术的人来日本定居。所以中国跟朝鲜就有大量 的人过来。例如制造陶器,盔甲,服装的师傅,有很多人就是由中国与朝鲜搬到日本这些人通常都定居京都,然後也有些人就搬到附近的伊贺或甲贺去工作。
  此外,这里的异民族和归化人(外地人落籍日本,变成日本人,改姓日本姓氏)很多。
  例如德川幕府初期,因为服部半藏跟随家康工作,就有许多伊贺,甲贺的人跟着服部 搬到江户去住。笄町,就是伊贺,甲贺町的转化。在那里还留有半藏门(服部半藏住过的老房子)的地名。据说服部半藏就是转化人。他的家族本是中国人,姓秦,後来因为定居日本,为了跟当地合从而为一,就改了个日本姓,改姓服部,从此服部一家就从此诞生。
  外地工艺师傅的影响
  此外,外地人传入的科技,例如火药在此生根,所以这里是日本很早就 有的火药制造地。其他的工艺人也在此生根,例如制造工艺品的 师傅,耍玩偶的师傅......各种艺人都来啦......因此造成伊贺,甲贺地区有许多这样的人,造成日後忍者可以以许多民间卖艺工艺身份的技能 去从事谍报工作。可是在当时的社会,这种人的身分并不高尚(在他们 的故乡中国与朝鲜,这些人的身分也不高,商人是士农工商四民之末,当然日本也分士农工商阶级,可是士指的是士大夫,也就是武士)。
  最爱用忍者的武将--武田信玄
  因为信玄非常讨厌自己国家的秘密被他人知道,所以喜欢训练忍者。 他最爱驱使自己培养的忍者(他叫他们为乱波),还有叁者(这也 是武田家叫忍者的一种称呼)。乱波的由来是来自於甲,信,越叁地的流浪无业游民,或是强盗集团把他们组织化,教以山地战还有其他 的战斗技巧,於是这样就成为忍者啦。此外,叁者是间见,见方, 还有目付的总称,这些人是斥候和间谍的专家。信玄派富田乡左卫门去统驭叁者这些忍者。
  羽柴秀吉与蜂须贺小六
  大家都知道,羽柴秀吉在无路可走时,曾经投靠蜂须贺小六,在他家里吃白饭。
  蜂须贺小六是在美浓地区活跃的夜盗(强盗,好听一点叫做野武士,没有找到 雇用他们的主子的军队,难听一点就说是趁着夜色出没抢钱的山大王)。反正 干强盗集团的人通常不穷,所以也就可以好客让一些没饭吃的人投靠他,到他家吃饭。後来这些人因为帮助秀吉??了墨股城,所以化为官军,总算洗脱强盗污名,可是由於信长非常讨厌军纪差的烂军队,所以蜂须贺小六从此跟他的强 盗集团再也不干杀人越货的事情,可是他们在强盗时期所训练出来的一身偷鸡摸狗好本领却成为当忍者的好条件,於是那些人就转为当成羽柴秀吉军队的忍者。而且在各大战役都有杰出的表现。
 
忍者研究
“临(りん)、兵(ひょう)、闘(とう)、者(しゃ)、皆(けい)、阵(じん)、烈(れつ)、在(ざい)、前(ぜん)”。相信任何对忍者有兴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九个字感到陌生,对了,这就是被忍者口口相传数百年的九字真言。
作为一名忍者,战斗前口念九字真言同时用双手摆出各种印契是个必不可少的过程,他们口颂手结的东西就是我们常说的九字真言或九字密印(九印)。既然谈到九字真言就不能不说密宗。  


正如前文中提到的,在古代,大多数忍者都是东密的狂热份子,尽管很多忍者不是刻意去修习密宗,但从生下来他们就被灌输了密宗思想,以后会不自觉的沉溺于其中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影响。
所谓密宗是相对于佛教显宗而言的,他是古印度后期佛教的特色,是佛教与印度教结合的产物。流派方面可分为代表印度和中国汉地密宗的杂密、由中国密宗流传到日本后改良演化形成的东密和西藏的藏密。唐玄宗时代,善无畏、金刚智、不空三藏三位印度密宗大师来到中国,他们传下了密宗的教门。宋末元初,由蒙古人带入西藏的密教,经过和当地喇嘛教的融会后形成了藏密。明朝永乐时期,朝廷认为密宗过于怪异,便下令废逐,故杂密在中原势渐衰微,而晚唐时期由空海大师代到日本的东密真言宗却得到了广泛传播。密宗视毗卢遮那(即大日如来,著名的镰仓大佛就是毗卢遮那)为最高统帅和创教之主,极力推崇传承、真言和密咒。而它的另一大特点就是密宗认为人的身体有许多奥秘和潜能,只要通过密宗法门的不懈努力就能使修行者发挥全部潜力,让身体与宇宙沟通达到天人和一的境界,这和忍者追求的极限体术不谋而合。
“三密加持”是密宗修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括身密——手结印契,语密——口颂真言和意密——心观尊佛。
身密的主要修行就是“结手印”。简单的说就是通过两手十指相互交叉结成不同的形状,并配合想象意念形成的修法。密宗手印的种类可谓数以千记,每种都有特殊的含义和作用,例如:吉祥印、金刚大惠印、大轮坛印、摧伏诸魔印、宝冠持宝印、光焰火界印、缚思等仙印、准九头龙印等等,虽然有些手印名字相同,但其结出的形状却大相径庭。像金刚甲胄印就是趋魔护体的一种(如是当以明印想成甲胄,擐于自身遍起光焰,恶心魔类四散驰走)。忍者九印依次为:独占印、大金钢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知券印、日轮印和隐形印。
对东密而言,透过人体两手十个指头,配上心理想象的意念,契合某一修法,互相结成各个不同的“手印”,便可产生加持修学密法者的效力。密宗理论认为双手十指对外与法界佛性相通,对内与五脏六腑相通,所以修习密法时,结成“手印”,便可与法界中已经成就的请佛菩萨的身密互相感召,增加速成效果,自身也如同获得了佛的神通。
除了结手印以外身密还有各种坐势,它和手印一样种类繁多且各具意义,全跏趺坐中的“吉祥坐”与“降魔坐”是忍者常练习的两种。忍者平时经常要配合忍者五道(以后章节另有详述)中的“香”进行吉祥坐、降魔坐的精神集中修炼。
语密又称真言,是通过修习者口诵一串咒文使其心中产生造化物并促使他们异变,利用这种特殊的音符震动身体中的气脉,将心集中于一点上形成超乎寻常的潜能并启发神通与高度的智慧。密宗中真言的数量和手印一样也是种类繁多,例如:火天真言、阎魔王真言、四天王真言、金翅鸟王真言、罗刹众真言、罗刹王真言、加持句真言、三昧耶真言、不动尊真言、金刚甲胄真言等,另外还有五字真言、藏密六字真言(在中国非常有名的六个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文殊八字真言。
忍者念的“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是东密中的九会曼荼罗真言。东密真言大多是根据古印度梵文字母的声与韵组合来发音的。不过,在日本高野山东密大道场所传出的咒语,大体上都已变成了带有日本音的梵语。现在要详实地研究密宗咒语的音韵,实在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但不同于源自古印度梵文的藏密六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这九个字始出于中国东晋的道教典籍《抱朴子》。大家都知道《抱朴子》是一部道家经典,分内篇与外篇两部分。内篇主要介绍的是道教的丹法、禁术与养生,外篇则是兵略、政论等相关内容。九字真言就出自《抱朴子.内篇.登涉》中。
中国道教有许多禁术,禁术又称“禁法”,道教认为用此可遏制鬼物和毒虫猛兽。禁术盖由早期气术、符法派生而来,始见于东汉末。可分为“气禁”与“咒禁”两类。其涉及内容五花八门,从行云求雨、驱虫避灾到请鬼送神无所不能。《抱朴子》中关于九字真言的这篇属于咒禁,原文是:谓“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涉江渡海则祝曰:“卷蓬卷蓬,河伯导前辟蛟龙,万灾消灭天清明”。日人对此略加修改就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样子。
如果从密宗念诵咒语的修习方法来讲,它是利用一种特别的音符,震动身体内部的气脉,使它发出生命的潜能,变为超越惯有现象界中的作用,而进入神妙领域,乃至可以启发神通与高度的智慧。所以在东密的三部密法中,如金刚部、胎藏部、莲花部,便各有不同的咒语,使修习者为不同目的而达到不同的效果。如果从这一观点的立场来说,密宗咒语音密的最大重心是音声与人体气脉的关系,纯粹是一种超越物理的神密作用。  
意密是“三密加持”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在整个密法修持过程中,身密和语密都要依靠意密才能发挥作用。意密通过“观想”引发意识潜能而达到超然物外的境界。前面我说过忍术的九字真言是一种自我催眠的密术,正如现代魔术表演中魔术师对一位助手施以催眠说:“你是跟棒子”,此时即使有人站在助手悬空的身体上他也浑然不知一样。意密利用结手印颂真言的过程集中意念、自我麻痹,他使忍者全身热血沸腾并变的兴奋异常,以至在战斗中可以暂时忘却痛苦,完完全全成为一部全功率运行的杀人机器。
东密最基本的经是《大日经》和《金刚顶经》。透过这两部经书所说的基本原理,我们能够得知人类具备超越于宇宙万有的自性本能,作为从事忍者这种特殊职业的战士来说,每一次战斗都是攸关生死的恶斗,既然是以性命相搏的死斗当然希望能发挥自己的全部潜力为生存而战,这时就需要一种能够激励自己的精神依托和让身体充分展现机能的催化剂,九字真言正好满足了这种需求,因此受到忍者们的推崇。
 
一般穿着黑衣,通过使用忍术能够随意地隐身或攻击敌人,忍者通常给我们这样的印象。据说,忍者们的发源地是在甲贺和伊贺一带。现在,就让我们稍微接触一下“忍术”和活跃在战国时代的“忍者”。
忍术和忍者的产生
忍术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和佛教一起传来的《孙子兵法》。在这本世界上最古老而且是最出色的兵法书中说到:兵乃危道、滥施勿用;智略乃正道、王者之道也根据这句话,在我国产生了所谓的忍者。
被认为最先开始使用忍者的,是苏我马子和圣德太子。马子使用东汉直驹把以崇峻天皇为首的和苏我氏对抗的豪族们一个一个地暗杀掉,扩大了自己的势力。同时,相传圣德太子也使用秦河胜(香具师之祖)、服部氏族(伊贺忍者之祖)、大伴细人(甲贺忍者之祖)等人来收集各地的情报。
另一方面,修验道的影响对于忍者产生也是不可或缺的。僧人行基因为宣扬本地垂迹说(译者注:本地垂迹说是佛教的神佛同体的说法,即认为日本神社中供奉的大神就是佛祖的变身),而被朝廷定为邪教受到迫害。修验道的行者首领役小角和他手下的山伏们(修验道的行者称为山伏)把行基保护起来。他们以杖法为基础,作了一些独特的改进,创造出一种叫做“山伏兵法”的武术(日本古代一般用兵法这个词指武术),击退了官兵。这种杖法后来演变分化成了剑术和枪术。
若干年后,空海和最澄从唐归国,分别开创了全密(真言宗)和显密(天台宗)的高野山金刚峰寺和比睿山延历寺。近畿一带的山伏们分成两派守护这两座寺院,并且吸收了同时代出现的阴阳道之祖安部晴明的阴阳诸术,更加强化了山伏兵法。从鞍马八流到八幡太郎源义家、其弟新罗三郎源义光、藤原纯友、源义经、源赖光等等,这其中可谓是名将辈出,不可胜数。
要是从这些人物继续发掘下去,还可以写很多内容,但因为是本站的时代设定以外,就不多赘述了。
甲贺忍术和甲贺忍者
在甲贺中央有一座海拔664米的饭道山。在以前,它是之前提到的天台宗的三大修行道场之一,相当有名。也就是说,许多修验者们在这里聚集,由于他们都是在全国各地游历修行,自然而然各国的情况都汇集到这里,这个地方渐渐地就拥有了情报交流的功能。因此,这里的修验者们能够和各地的战国大名得到联系,也能够及早地了解到时事趋向。
在这些修验者的中间,有不少奇能异士,他们中的一部分就在当地居住下来。甲贺忍者很可能就是这样发源的。这是在平安末期,距离战国时代还有约三百年。
而且,甲贺位于近江南部的要地,不但距离京很近,要和伊势方面贸易往来的话,也必须要经由甲贺越过铃鹿岭,无疑是近畿一带的一个军事和经济的重要据点。在后面将会介绍到的,很独特的“郡中总”自治系统,被认为就是这些人为了自己守卫自己的家园而产生的。
伊贺忍术和伊贺忍者
伊贺的情况其实和甲贺基本一样。在伊贺,前面提到过的行基建造了一个私寺,名叫伊贺四十九院。这个寺院的本堂供奉弥勒菩萨,周围是四十九间山伏房。据说开设当时开始就向庶民们传授武术(忍术)。到平安末期为止,出了许多名人,其中有藤原千方、熊坂长范、伊势三郎义盛、还有率领有着“烟之末”的奇怪名字的异能集团、著名的伊贺流忍术之祖服部平左卫门家长。
在一些史料中认为服部家长在坛浦合战中战死,但更为流行的说法是,他其实没有死而返回了伊贺,改姓为千贺地。先不管这是真是假,这个千贺地氏在几代之后出了个半三保长,追从将军足利义晴。因此把一族都迁到了京,在那里恢复了服部的姓。伊贺的大家族是这个服部氏、百地氏和藤林氏,世称“伊贺上忍三家”。由于保长的离开,百地氏掌握了实权。但这并没有维持多久,不久后就迎来了和织田氏的大激战“天正伊贺之乱”,整个伊贺基本处于坏灭状态。
还有,保长出仕后的第二年就辞去了义晴的官职,转到三河跟从松平清康去了。在这里,服部半藏正成出生了。也就是说,服部半藏不是出生于伊贺的,这一点可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装束】   忍者通常在新月或阴天夜晚潜入敌方城楼与宅邸,如果全身黑色装束,轮廓反而会更显突出,因此,基本装束顔色是深蓝。碰到月明星稀的夜晚,便换成灰色或是茶色装束。有时候外面是灰色,里面是茶色,万一遭遇敌方追击,可以在途中将装束反穿过来,利用顔色错觉逃脱险境。另外,深蓝色可以防治毒蛇、蚊子等虫子侵袭,这是用含有铁分的天然染料染成的布料。美国开拓民发明出的牛仔裤,目的与忍者装束一样。  至於内裤,当然是日本传统的兜裆布(一条细长白布)。只是,忍者的束法同一般人不同,长度也比较长。他们将兜裆布从脖子缠到胯下,最後绑在腰际。如此,可以随时从脖子後抽出兜裆布,当做绷带或绳子应急。上衣里头有许多口袋,放一些不能淋湿的火药、缝衣针、救急药(包括安眠药、毒药)等;腰带里头则放一些日用杂物。手套与绑腿,通常藏著一些暗器。【武器】   爲了蒙混国境关卡守关人员的审问,忍者在旅途中,通常是农夫打扮。因此,所谓的忍者暗器,往往是改造自农具、日常必需用品、园丁道具等。这些武器,大多是自己发明铸造,只有自己深知其用法,因而在旁人眼里看来,跟一般日用品没什麽分别。这也是忍者武器失传的主要原因之一。  现代人从各种忍术秘本中,所得知的忍术武器,主要有七种:手里剑(syuriken)、撒菱(makibisi)、忍刀(sinobigatana)、吹矢(hukiya)、忍杖(sikomidue)、手甲鈎(tekkoukagi)、水蜘蛛(mizugumo)。「手里剑」是飞镖,刀尖涂有剧毒。「撒菱」,是逃走时撒在身後的一种菱形武器;凡是凹凸不平,能够刺伤双足的东西,例如天然石头、乾燥果实、铁器等,都可以拿来代用。「忍刀」,附有一条长约三公尺的绳子,翻越城墙时,可以当踏脚工具,再利用绳子收回;刀鞘,临危时可以当潜在水中的通气管。「吹矢」,则是毒针,通常藏在笛子内;有时候旅途中必需扮装成艺人,因此,忍者除了必须学吹矢手法,还得练习吹笛技术。「忍杖」,顾名思义,是一根藏有链子、长矛、刀剑等武器的手杖。「手甲鈎」,各式各样,有装在指甲上的,有套在手背上的,就看当事者擅长哪种功夫,自己变把戏。「水蜘蛛」,渡河时用的道具,平时可以叠起来藏在包裹内。【忍者食】   忍者绝对不能「发福」,由於得时时隐身在天花板上、地板下,甚至悬挂在树上、屋内支柱上,用只手支撑自己的体重,因此,忍者必须注意不让自己的体重超过六十公斤。以男人的臂力来讲,能够只手悬空与敌方打斗的上限体重是六十公斤(不信的人,自己试试看)。「忍者食」以谷物爲主,低热量、低脂肪、高蛋白质。主食通常是糙米、小麦、蕃薯,配菜是黄豆制成的豆腐、味噌,其他是梅子、蔬菜、芝麻、鹌鹑蛋等。会增强体臭的食物,例如韭菜、肉类、葱、大蒜、姜,嗜好品香烟等,一律列爲禁品。而且,忍者时常洗澡、洗衣,目的都是去掉体臭。另外,松子、榧子等植物果实,也是忍者的主食之一。  「携带食」也很重要。一旦接获任务指令,无论是野外露宿,或是潜伏在敌方宅邸天花板上,身上都必须有「携带食」,以便维持体力。乾燥芋头,可以串成项链,挂在颈上;蒸熟的米,晒乾後,可以防腐。二者皆可用开水冲泡,成爲充饥速食。此外,用麦角、梅子、冰糖搅合成药丸,便成爲「止渴丸」;用红萝卜、荞面粉、麦粉、山芋、甘草、薏苡、糯米粉,全部磨成粉末,浸泡在酒中三年,待酒蒸发後,揉成桃子核一般大小,一天仅吃三粒,便不用担心会耗费体力。还有一种「兵笼丸」,是用红萝卜、麦粉、糯米粉、蜂蜜、酒,用文火熬干,再揉成小丸子晒乾,一天服用三十粒,便可以获取必要的维生素。「兵笼丸」是战争时,兵士们固守城池时用的。总之,这也是主要「忍者食」之一。【野外生存法】   忍者具有丰富的药草知识,可以分辨毒药与良药,见机行事。对野生动物的习性,也了如指掌,许多忍术,都是从野生动物习性学以致用的。天文气象学,更是不可欠缺的基本忍术之一。例如,夜晚观察蜘蛛网上有没有水滴,若是有,翌日便是晴天;月亮周围有一圈月晕,或是月光比平日亮时,翌日则是雨天;深夜十二点、清晨八点、傍晚时分开始下的雨,可能会连续下好几天。在深山中迷路时,用火烤热缝衣针针头,或是在针上涂上蜡,立即放在水中,针头所指的方向,便是北方。忍者身上的缝衣针,不仅可以用来分辨方向,也可以当成受伤、疲累时的针灸道具。身上水壶内的水喝光时,找蚂蚁洞或蝼蛄洞。有蚂蚁、蝼蛄的地方,附近必定有水源。【忍术】   首先,当然是得临机应变化身爲各种身份。忍者的基本「七化」(nanabake)是:出家、虚无僧、山伏、放下师、常之形、商人、猿乐师。「出家」(syukke),是一般光头和尚。「虚无僧」(komusou),头上戴著圆筒形竹笠,盖住整张脸孔;身上披著袈裟;颈上挂著托钵;边吹萧边化缘乞讨。「山伏」(yamabusi),在山野中修行的僧侣。「放下师」(houkasi),相当於现代的街头艺人,表演魔术、特技、耍猴等。「常之形」(tunenokata),化身爲在地农人或武士,条件是,必须会讲一口流利的当地方言。「商人」,就是卖药、卖糖的行商。「猿乐师」(sarugakusi),江湖艺人。其他还有「变相术」、「变体术」、「变声术」等。  传递机密文件时,最佳方法是暗记。不过,有时候是缝在衣服里边;有时候将文件捻成一条绳子,同草笠编在一起。更有将细长纸条缠在一个圆筒上,於上面记载下文书内容,之後解下纸条,内容便会成爲脉络不明的文字;收件人于收到文件後,再将纸条缠在同样粗大的圆筒上,回复原形。还有一种最特别的方法,就是将文字刻在头皮上。这种方法,必须於事前先将头发剃成光头,再施以刺青,待头发留长後,平安回到主君面前时,再度剃光头发。可是,这种方法非常痛,所以必须要用到类似现代的麻醉药。另一种方法是,利用「神代文字」。这是中国汉字传到日本之前的大和古代文字,相当於中国的甲骨文。战国时代时,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读解出神代文字,於是便成爲忍者之间的「暗号」。  其他还有种种千奇百怪的忍术,「文」、「武」、「艺」、「乐」皆有,数不胜数。德川家康在江户(东京)设立了幕府之後,一部份伊贺忍者成爲幕府的警卫人员与密探,剩下的伊贺忍者与甲贺忍者,则被派分到各地大名领地。明治维新时,忍术已经逐渐失传,这些忍者後裔,通通改行转业,成爲警察、医生、药房老板、焰火师等。话虽如此,「NINJA」这个透古通今的世界,依然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忍者的辛酸修炼之路

  忍术在日本战国时代盛行一时是因为其极强的实用性。忍术是古代日本忍者所掌握的整套完善的间谍情报技术体系,包括有:追踪、侦察、谍报、保镖、暗杀等多方面的内容。忍者技艺超人,擅长使用剑、钩等各种兵器与飞镖等暗器;他们能飞檐走壁,在沙地上飞跑不发出一点声响;在水中屏息可长达五分钟,如用特殊器具可在水底待上一天一夜;他们善于在水面和水底搏斗,甚至能潜到船底,偷听船上人的对话……这种种的超人技能是通过非人的磨练才能习得的。

  精神修炼:忍术和其他武术流派强调体质训练不同,它尤其强调精神上的修炼,并将其整个的训练体系,建立在超乎想象的精神修炼基础上。因为忍者所执行的大多是一去不回的高风险性任务,独自一人在敌人的巢穴中完成任务要克服对死亡、孤独、黑暗乃至于饥饿、寒冷、伤病等诸多困难,所以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是忍术之所以无坚不摧的真正原因。

  作为一名忍者家族的后代,一经降生就必须接受残酷的命运现实——或者成为忍者,或者死。忍者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被灌输以对主人绝对忠诚的思想:除了自己的主人,任何人命令都不会听哪怕是日本天皇也不行。通过从小开始这种精神洗脑而打造出的忍者比任何的宗教信徒都更加狂热,更加无所畏惧。不过忍者也不是像邪教徒一样的僵尸般的战士,它有着一套切实可行的强大精神力量的训练方法。这种技术才是忍术的秘中之秘,它就是东密的修行。东密和我国的藏密,印度的杂密一样,是佛教中密宗的一个支派,而且东密对于人体念力的开发,向来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在密教界一直以显著快捷著称,忍者通过通过东密秘法的修习,锤炼自己的意志,精神变得无比纯粹和坚韧,体内的潜能将得到最大限度的开发。可以完全除去心灵的迷惑和恐惧,全神贯注的投入战斗。此外密宗认为人的身体有许多奥秘和潜能,只要通过密宗法门的不懈努力就能使修行者发挥全部潜力,让身体与宇宙沟通达到天人和一的境界,这和忍者追求的极限体术不谋而合。密宗视大日如来为万物之主,极力推崇传承、真言和密咒。我们在一些影视作品或者漫画中经常可以见到忍者做出许多古怪的手势,那便是在表述东密主要修法之一的“九字秘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这九字真言。技能训练:忍者家族的小孩不论男女,都必须继承祖先的职业传统,一般从五岁开始就接受训练。训练的种类有五种,即平衡、灵敏、力量、持久及特殊技巧。平衡训练从走竹竿开始,当能够在滚圆的竹竿上行走而不滑下,就将竹竿逐渐升高,最终要升到三四十尺高,达到奔跑跳跃如履平地的境界,这样就能在树上、屋顶及墙头上下攀援,行走如飞。灵敏的训练也是如此跳过插着刀片的绳子,在布满利刃、枪尖的狭道中拐弯抹角急速穿行。持久及力量的训练最为艰苦,如双手挂在树上,支持全身,下面放满暗器,不容你松手跳下,以恐惧来激发体内的潜能作长久的支持。长跑更是忍者的基本功,要求连续跑上五十公里路而不停下来休息,日行百里是家常便饭。至于特殊技巧训练就更令人吃惊。除了上述说过的,还有徒手搏斗,投毒解毒等。化装术更是忍者的特长,他们能制造人皮假脸,改换性别。让一个忍者在人群中穿行,由几个人在一旁辨认,结果各人所见都不相同,高矮胖瘦,不一而足,真可谓“千面人”。还有隐身术,文章开头说到美国忍者在烟雾中突然消失就是一种,那是忍者事先挖好一个地洞,然后趁着烟雾掩护跳入地洞,令追捕者失去目标,以为真有“隐身术”(不过一般这样的洞都是挖在树林等便于遮掩躲藏的地方,像电影里那样在水泥地上消失也太夸张了)。

  体质训练:忍术对于身体训练的强度也是非常残忍的。忍术所包括的内容,每一项忍者都必须精通。并且每项训练,都全是死亡淘汰赛,无法承受的人是不允许生存的。除了常规训练外,忍术还包括多种“怪力训练”,忍者通过它进一步磨练意志,忍耐力,生存能力等等。这种怪力训练诸如连续数天不食不动,杀死自己的同伴,以及与猛兽搏斗等,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通过这些死亡率极高毫无人性的修行,忍者从精神到肉体都实现了超人的飞越。获得了超越常人的毅力、耐力、战斗力。通过忍术的训练而幸存的忍者,个个都是一部绝对可靠的全功率战斗机器。

  忍者与武士

  战国时代中,虽然同为大名服务,不过忍者和武士的身份分别可谓天上地下,形象一点说就是忍者是家奴,武士是家臣。由于忍者们干的大都是涉及到上层权力争斗的秘密事件,而且危险性相当大,因此他们的结局往往十分可悲。危险首先来自雇主。这些阴险毒辣的社会头面人物在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后,怕事情内幕泄露,往往将执行任务的忍者杀死灭口。

  忍者虽然本领超人,但执行任务中也经常有失算的时候。有一个忍者冒着夏日的酷暑,潜入一个诸侯住宅行刺。为了不发出声响他硬是用手在土中挖洞,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才潜入室内的榻榻米之下。就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时候,他身上的汗臭找来了苍蝇和蚊子,昆虫的嗡嗡叫声引起一个卫士的怀疑,于是卫士抽刀向下刺穿地板,将藏匿在下面的忍者杀死。

  忍者最可怕的敌人是武士。武士在明处,忍者在暗处,防不胜防,故武士最憎恨忍者,忍者一旦被武士捕获,必然受到最残酷的刑罚处死。活剥皮就是酷刑的一种,皮肤被一片片剥下来,极其痛苦,而又不能立即死掉。所以忍者是绝对不肯让武士活捉的。这里讲述一位最富有传奇性的忍者的遭遇。这位忍者名叫猿飞,因为他有象猿猴一样在树上攀援飞跃的本领,来去无踪;同时他徒手格斗的武功也很好,人们根本无法捕捉他。有一次他被派去侦察住在某城堡中的一个将军,偷听到将军和一位大臣的密谈。可当他离开城堡时被守卫发现,他立即跃上城墙,巧妙地避开了追赶的人,但当他跳落花园时,踩上了一只暗设的捕熊钢夹,将他的腿紧紧夹住。这时将军手下的卫士围了上来,猿飞见状,一刀将夹住的腿砍断,单脚逃了很长一段距离。可终因失血过多,难以支持。猿飞见卫士越来越近,知道自己没有希望逃脱,便索性站定、大声辱骂了追赶他的卫士,用剑毁掉自己的面容,使人无法辨认,然后挥剑砍断自己的的脖子。一个闻名遐迩的忍者就这样可悲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那些幸存下来的忍者也往往很寂寞的了却残生。侍奉德川家康多年的“鬼半藏”可谓黑白道俱通的忍者,他身为德川家康信任,无数次的拯救过德川家康的姓名,还多次挥戈上阵参加三河军团的征战,他的一生可谓是忍者最辉煌的典型了,临死时的俸禄也只是八千石而已,只是同等功勋武士出身将领待遇的零头……

  为何伊贺与甲贺的忍术如此发达呢? 伊贺与甲贺离京都跟名古屋算是很近,而且位在重山险阻围绕的封闭小盆地里,自成一个小天地。可是在战略上的位置却是十分的重要。因为靠近日本的中央近畿地带,所以受到京都的文化影响蛮深的。神社,寺院,庄园都很多。在後来庄园制度崩坏的时候,土豪们就一个个崛起。在战国时代,这麽小的土地居然有60个土豪,但是因为土地都很小,所以大家都想夺取对方的土地,於是每家人家大概都会养个30-40个兵,以便对付'敌国',忍者就成为了重要的力量。

  最爱用忍者的武将--武田信玄因为信玄非常讨厌自己国家的秘密被他人知道,所以喜欢训练忍者.他最爱驱使自己培养的忍者(他叫他们为'乱波'),还有'叁者'(这也是武田家叫忍者的一种称呼).'乱波'的由来是来自於甲,信,越叁地的流浪无业游民,或是强盗集团把他们组织化,教以山地战还有其他的战斗技巧,於是这样就成为忍者啦.此外,'叁者'是'间见','见方',还有'目付'的总称,这些人是斥候和间谍的专家.信玄派富田乡左卫门去统驭'叁者'这些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