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拳手要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作者:王君    转贴自:互联网    点击数:803

泰拳手要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
   
 

  负责接送我们记者团的面包车风驰电掣地行驶在曼谷宽宽的马路上。得知我是来采访泰拳的记者,随行的司机阿邦马上就和我聊起了泰拳。阿邦告诉我,在泰国有两项运动最受泰国国民欢迎:一项是足球(英超劲旅曼联基本上每年都要到曼谷打一场比赛),另外一项更家喻户晓的就是泰拳。

    进入曼谷的市区,街头到处都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泰拳拳馆,虽然规模不一,也不甚显眼,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门庭若市。阿邦说,别小看了它们,小到六七岁的孩子,大到二十四五岁的成年男子,都是集中在这些麻雀大的拳馆里,用汗水去为自己浇注美好的前程。

  泰拳手一般都来自一些经济较为拮据的家庭。这些孩子的父母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去泰国之前,我和许多人一样,只是通过电视和报纸去了解泰拳。但一旁的阿邦告诉我,那只是泰拳手风光的一面。“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为了能打上拳赛,小拳手们大约要接受7年左右的艰苦训练。”他说。一个泰国的小孩如果要想成为一名职业的泰拳手,大约7岁开始就要接受残酷的抗击打训练。可以想像,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面对成人都未必能承受的苦难,期间所经历的心理波动和体能透支是何其的残酷和无奈。直到后来参观泰拳拳馆的时候,我还向一些馆主问起了这个问题:这么小就接受超强的训练是否会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发育?而这些馆主们都不约而同地回答,从小就接受泰拳训练,只会更加有利于强身健体。

    在我的印象中,泰拳应该和中国的武术一样,是一种强身健体的运动,弘扬的是一种精神。但这种先入为主的主观臆断很快就被证明只是在坐井观天。泰国体育厅前厅长广·洛阔厅长告诉我,虽然泰拳在泰国是一个非常之受欢迎的体育运动,但泰拳手的生存环境却有点出乎常人的想像。与许多中国散打运动员一样,泰拳手一般都来自一些经济较为拮据的家庭。这些孩子的父母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不过,这种投资是具有相当风险的,因为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泰拳手,除了能承受魔鬼般的训练外,还需具备相应的天赋。不然,要想在泰国20多万的注册拳手中脱颖而出,将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广·洛阔的一番介绍让我对泰拳手的现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奇。于是,我当即提出要去泰国的拳馆参观。

    小泰拳手在练习抗击打能力的时候,是对着坚硬的树桩在猛打,而在练习颈力的时候,小拳手们更是用嘴叼着少说也有几十斤的实心铁柱上下抬头和低头

    第二天,当我来到一家名叫卡波利的拳馆时,心中残存的对泰拳的美好印象像肥皂泡般破了。据拳馆的馆主罗木生介绍,与中国不一样,泰国的泰拳培训并不是在国家开办的一些体校中,而是分布在一些泰拳馆内。由于选择接受培训的孩子一般都出身清贫,因此泰拳馆主们只是象征性地收取极少的培训费用。不过,馆主们是不会轻易就将这些孩子搜罗到自己门下的。因为对于所有的馆主来说,这些孩子就是自己将来的赚钱机器,而现实又决定并不是所有的孩子天生都是成为一名泰拳手的料。因此,他们在进入泰拳馆进行培训前必须经过严格的测试。泰拳对膝肘的要求较高,这些孩子们除了个头要高大外,还要接受骨密质的测试,以保证膝肘在将来发育长大时具有较强的硬度,确保相应的杀伤力。

    与我们的武林小子可以幸福地在宽敞明亮装有空调的体育馆里玩耍似地训练相比,泰国的小泰拳手们却不得不在条件简陋的小拳馆里挥汗如雨。斑驳陆离的拳台,破烂不堪的拳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无法令人想像。当我们的队员幸福地享受着红牛或是农夫山泉的时候,泰国的泰拳手们却在用我们小时候用来洗澡的塑料水瓢在浮有杂质的水桶里舀着冷开水喝。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涌现出了“谋生”和“健身”两个词语。当我问泰国著名的泰拳推广人里瓦他的儿子是否也练泰拳时,里瓦苍老的面盘闪过了一丝不快和不屑,然后违心地说,“孩子们有自己的爱好,我不想对他们的生活过多地干涉。”

  在给各个级别的泰拳手做着专访并不停地摆弄着手中的相机的时候,一旁看热闹的小拳手吸引了我的目光。对于我们的到访,他们似乎有点受宠若惊。乘着他们的训练间隙,我与一个穿着破烂的看似教练的中年人聊了起来。这个名叫空猜的中年人告诉我,他在拳馆里只是负责小拳手们的前期训练,比如抗击打还有一些力量练习。据空猜介绍,小泰拳手在练习抗击打能力的时候,是对着坚硬的树桩在猛打,而在练习颈力的时候,小拳手们更是用嘴叼着少说也有几十斤的实心铁柱上下的抬头和低头。由于每天都要接受时间长而且强度大的训练,许多的小拳手都生活在简陋的拳馆里。一般来说,虽然繁华的街市就在小巷不远处,但是这些小拳手告诉记者,他们几乎3个月才逛一次街。问其原因,小拳手说自己还没打上职业泰拳赛,口袋里没钱。这时,我的脑海里又回荡起了一位泰国老者的话语,“想靠拳头吃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泰拳手们在大多数泰国国民的眼中只是给人带来刺激和欢愉的工具。他们在比赛中就像是一架永不疲倦的机器,不断地在机械地交替着进攻和防守。

    让我真正了解泰拳手的不仅仅只是别人的介绍和拳馆的参观之旅。在曼谷的几天采访中,一个问题不断地困扰着我,我始终无法用阿 Q式的解释去说服自己,那就是泰拳手到底是名副其实的运动员还是只是被人用来寻求刺激和欢愉的工具。直到一天晚上,我来到了号称是曼谷最大的泰拳场———叻富隆体育馆,在现场观看

    了泰国最高水平的几场泰拳比赛(在所观看的三场比赛中,我们发现了3名曾参加过去年广州中泰武术争霸的拳手)后,我心中对泰拳手的定义才逐渐成型,答案也才呼之欲出。与足球运动员在巴西、法国等欧美国家的高地位相比,泰拳手们在大多数泰国国民的眼中只是给人带来刺激和欢愉的工具。他们在比赛中就像是一架永不疲倦的机器,不断地在机械地交替着进攻和防守。最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就算是被对手打得血流如注或是晃晃悠悠,泰拳手们还是以超乎常人的坚强意志战斗到最后一刻。

    另外,当你走进热闹非凡的拳场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被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所蒙蔽,那只是一种被套上虚伪外衣的欢呼,在欢呼的背后,数目惊人的赌注在不断地轮换着买主。在拳场的购票处,拳场的工作人员还将每场比赛的赌注分成国内和国外窗,每场比赛的赌注也被分成了几个档次,最低的是200泰铢,最高的是1500泰铢。

  “在泰国,不论你是怎样出色的泰拳手,人们都不会把他看作是民族英雄。”出场费并不是所有都落入泰拳手的袋中,馆主作为主人是一定要扣除相应的培养费以及相关的公关费用,加上向政府缴纳的税收,泰拳手实际拿到手的钱只是出场费的10%到20%。

    原本在很多人包括我自己的眼中,一名出色的泰拳手应该就像中国的柳海龙一样,成为国家的英雄或是民族旗帜。但当我向泰国的职业泰拳协会主席申猜问起此事时,没想到申猜马上就予以了否认,“在泰国,不论你是怎样出色的泰拳手,人们都不会把他看作是民族英雄,因为泰拳只是一项运动和娱乐,不可能被抬到一个政治高度。”

  既然是泰拳馆主们的赚钱机器,那泰拳手的收入自然就成了人们关注的话题。申猜告诉我,泰拳手的实力一般都与其出场费成正比。比如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前,一名泰国的顶尖泰拳手的出场费可以达到20万泰铢,折合成人民币的话就是近4万元,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就算是经历了金融风暴后,这些泰拳手的出场费也可高达十二三万泰铢。而一些水平处于中游的拳手也可以拿到7万到8万的泰铢,这些数字对于这些出身贫寒的穷人家的孩子们来说,的确非常诱人。不过,这些出场费并不是所有都落入泰拳手的袋中,馆主作为主人是一定要扣除相应的培养费以及相关的公关费用,加上向政府缴纳的税收,泰拳手实际拿到手的钱只是出场费的10%到20%。像诺格(即将与柳海龙对决羊城的泰拳手)的月薪平均下来也就是1万泰铢左右。本报记者许可